前言

今天是 2022 年 10 月 29 日,也是 CSP-J/S 2022 第二轮

退役记咕咕咕了很久,大概 10 个月。上次看见楼神的,想到自己也该更新了。

感觉竞赛生活的六年就是一场梦,梦里的故事还没说完,天就亮了。

今天又是一年联赛,湖南的考场从长沙理工大学变成了湖南大学,又变成了雅礼书院,到现在遍地开花,连我们学校也变成了考点。

也算是见证了这些年 OI 圈的高速发展和变迁吧

可能有一些流水账,但都是真实的想法。也算是对真我的一种探索吧

那么,开始正文吧

第一次接触到信息竞赛,真的是一个偶然的机遇。在六年级的那个寒假前夕。

其实是我自己想学,但当时并不知道 OI(只知道数学奥林匹克)。妈妈有一次在南门口逛街,就收到了一份传单。上面的榜首是我初中的同班同学黄子摆,也有现在唯一出了成绩(也 Ag 了)的朱厚源。

也是怀揣者试试看的心理,就去这个 “易帆教育” 上课了,学的大概都是基础。寒假过完了,我也大概会写斐波那契的递推了。

后来等我上了高中,发现培养小初中生零基础,语言都是三天学完的。不过当时的 OI 圈远远没有现在这样发展。

六年级后面大概忙着小升初,其实已经确定了长郡双语之后也没什么可干的,其实就是学学奥数,每天都是打摆。

就这样到了暑假。

当时易帆请了据说是 “长郡信息总教练” 向期中和长沙市青少年宫的刘培老师来授课。至于后来知道他为什么会出来接这样低端的课程,那又是另一说。反正当时还是引起了一些重视吧,收费贵了不少,地点也换到了一个小区里。此外,也是小升初的那个暑假,通过一些联系,谢总愿意让我到长郡本部去训练。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是一个很大机遇。在那个机房里,我遇到了刚毕业的年轻教练陈老师,殊不知后来他会成为我高中的教练,那个时候他还叫陈老师,现在已经是 abcyz。我遇到了四个小伙伴,应该也是 cyz 在长郡的第一批学生。有到现在跟我玩的最好的小马,玩的最好的却在后来经历变动的张宸 dick 尻,还有一位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了。

当时记得一去具有社牛属性的 dick 就来问我的 Luogu ID。可是我当时甚至不知道什么是 Luogu。

在这里我想鞭尸当时在易帆上课的两个人,一胖一瘦,我亦记不起他们的名字,但直到他们现在都不在长郡。连已经消失的 CodeVs 这样的刷题网站都不肯告诉别人。

就这样,暑假跟者阿哲老师学了一些东西,接触到了基础的算法。记得最后学习的是 BFS,当时觉得很有趣。

暑假还报了 Luogu 的第一次夏令营课程,但是没怎么弄懂,都在划水。

就这样,踏入了 OI ,随之而来的,踏入了双语。

上半

进到双语后,马上就迎来了第一次联赛

先是每周两次(周四晚上和周六全天)的训练,直到考试前最后两周,陈老师让我们停课到长郡去搞训练。当时只报了普及组,所以说训练是一个比较入门的水平。

记得那个时候还跟 dick 住在一个托管,也是那个时候后来一位知名 OIer kals 到了我们机房。

第一次联赛,大概可以用惜败来形容。

我深刻的记得,当年湖南的 NOIp2017 的普及组一等线是 205 分,我是 125 分,原因是 T2 图书管理员的 inf 设置的太小了,导致判断错误。

那个时候不懂得不会的题目要去写一个暴力偏分,也不知道要写一个拍来验证自己的程序的正确性。

就这样,在一个雨天,长沙理工大学偏僻的小区,结束了第一次联赛。

接着回双语就是一段很长的文化课学习,也许还取得了一些成绩?(划水)

未完待续,争取高三结束前更完

最后修改:2022 年 10 月 30 日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