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

爆炸了

无情链接

Day -1

今天看起来就会是很轻浮的一天。果不其然

早上一到机房,就充满了颓废的气息。不过这应该是比赛前很正常的情况。哈希直接睡下了。水了一篇题解,看见小马在百度上看很智障的广场舞视频,感觉很有意思。楼哥在三机房干一些 【数据删除】的事情。发现初中生全部知道了《名人传》的密码,慌得一批,赶紧把密码换了。

还有几分钟才下课的时候,陈老师冲进来问我们怎么还不休息。我们纷纷表示还有一会儿才下课。

这个时候已经有很多省取消了 CSP,长沙的疫情也稍微有点。我们在猜湖南会不会取消。

下课了,昨天晚上就一直在想一些事情。所以就去找小邓聊了聊天,并且嫖了柳孙子的卡买了两排 AD 钙奶。本来想买龟苓膏的,发现这玩意儿太不吉利了(归零膏

AD 钙奶的正确饮用方法肯定是把吸管取出来,然后包装的塑料薄膜不要撕,就四瓶全开然后一起喝。在三机房喝 AD 钙的时候陈老师看见了,并且表示很疑惑(后来有一天哈希也这么干了,陈老师再次表示很疑惑。

然后看楼哥【数据删除】了一会儿,就被通知 CSP 取消了。这个时候已经快下课了,大家就溜了。

下午继续划水。

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又说可能不取消,因为 CCF 不同意(HN的巨额报名费

晚上在家打摆,七点多的时候被通知明天恢复。然后冲回学校敲板子。

九点多在上卫生间的时候听见一段这样的对话:

谢总:“你们在打摆吧,走的时候记得关电。”

笑飞了。

大概是有点紧张的,因为很担心今年能不能不越学越菜(逃

Day 1

众所周知CSP没有Day0

一觉睡到九点多,就起来划了划水就午饭了,然后睡了一觉就去比赛。

场外时间必然很开心。

进场了,发现考场的机子流批的一批,看看自己学校的机子:Intel® Pentium(R) CPU G3260 @ 3.30GHz × 2 5.8GiB

6G 的 RAM 还是从废弃的机子上拆下来的,否则只有 4G。

看了一下压缩包里面的文件夹,看到 bracket 就已经有点慌了。想起自己 CSP-S2019 是怎么退役的。

开题了。

T1 ????随便搞搞????先看看 T2 ,哦?“超级括号序列”,那没事了。T3 暴力应该挺好写的,等会儿再说。T4 题面好长啊, 等会儿再管它。先码码 T1

???二分一下 $x$,然后 $y =n-x$,$O(n \log n)$ 地 check,然后 $O(\log n)$ 地二分,$n \leq 10^5$ 应该差不多???

很快过了样例,然后写了一个 $O(n^2 \log n)$ 的暴力来拍,哦?第二组就 WA 了。唔这个东西好像不是很单调... 一个增一个减是单峰,来换个三分试试看。

好家伙,一个多小时了,还在 T1 WAWAWA。

已经开始??????了,决定去上个厕所。开始改改改,什么都没有,快两个小时了。决定去写写别的分。

T2 真的不太会......暴力也过不去。T3 随手写了个暴力,这样就大概 40min 过去了。又回去做了一下 T2,就又过去了 30min,并不会。就又开始看 T1。

然后发现 T1 实际上廊桥到底属于哪一边根本就不需要管,廊桥只需要看那些飞机停靠就行了,然后前后扫一遍前缀和算最大值。然后只有 20min 了,没过拍就下考了,交了那个先二分一个答案位置,然后左右算 2000 的答案。

爆炸自闭了。

晚上去一个老朋友家里蹭饭,跟 dick 一顿攀谈交心了解到他也炸了,但是聊天的过程很愉快。

dick 明天还要上班,而明天我可以摆一个白天。

Day 2

这就纯粹是打摆记了。

上午睡到 10点多才起来,然后就摆了一会 Genshin (我卸载了。然后中午罗leo 喊我出去散步,就一路散到了望月湖边上,请他喝了瓶奶茶,就打车回去了(这个步散的真是

下午接着摆 Genshin,然后就吃晚饭上班去了

Day ?

打摆的时候发现出成绩了。不说了,大概是去年的 $\frac{1}{3.9}$

这两天心情也很糟糕吧,可能是这一个月持续以来的很糟糕的心情。对别人态度很差,很暴躁。很容易上火,想 d 人。可能需要看下医生。

希望能抓住最后的 19 天,联赛好点考。

最后修改:2021 年 10 月 31 日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